網站導航

熱線:010-58302160

歡迎來到九遊會手機版(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首頁新聞中心
行業動態 / 

共同維護行業信譽,讓鑽探造假者無處藏身!

發布時間:2015-03-09 | 返回列表

近日來,中國礦業報登出的一篇標題為《讓鑽探造假者無處藏身》的文章引起了整個鑽探行業的警覺和熱議。其實,地勘行業內的人員對於一些鑽探隊伍不專業、弄虛造假的事件早有耳聞,但文中指出的包括“假鑽孔”、“假樣品”在內的十餘種造假方式仍讓讀者觸目驚心。鑽探是地勘過程中至關重要的一個環節,而許多甲方在選擇鑽探公司的時候出於節省成本等目的,未對鑽探隊伍的資質和信譽進行嚴格的核實篩選,最終由於被造假讓數億元的投資打了水漂。

 

九遊會手機版公司從事鑽探業務近十年,親眼目睹了在行業火熱的時候蜂擁而至的業餘鑽探隊伍如何惡性競爭攪亂行業秩序。但作為一家秉承著“真誠合作,團結共贏”的宗旨的專業鑽探公司,九遊會手機版始終相信,誠信才是一個企業安身立命之根本。九遊會手機版從來沒有,未來也絕對不會,辜負每一位客戶對九遊會手機版的信任!

 

以下為中國礦業報登出的原文,與行業同仁共享,也借此文呼籲行業內的各單位,一起行動起來,共同努力維護行業信譽,讓鑽探造假者無處藏身!

-------------------------------------------------------------------------------------------------------------

在新疆一處崇山峻嶺之中,一支由山東省莒縣籍、沂南籍人員組成的鑽探隊看似正在施工。盡管鑽機還沒有打到相應深度,但在這些施工人員的床下,以及蓄水池內、鑽杆堆底下卻早有了鑽孔相應深度位置的岩芯。這支鑽探隊是在為一家新疆礦業公司鑽探施工,而以上便是該公司負責人在視察自己礦區時看到的。

 

勘查區大多在崇山峻嶺的深處,條件非常惡劣。地質人員跋山涉水,為了找礦一絲不苟、執著敬業,找到了鐵、銅、金、鉛、鋅等大量礦產資源,令人十分敬佩。為了提高勘查程度,業主通過招標確定了鑽探隊伍,進行鑽探施工。但是,有些鑽探施工隊卻用外來岩芯代替自采岩芯,或是直接在地表岩石取岩芯,冒充實際鑽探岩芯。對此,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由於勘探地點在崇山峻嶺的深處,且人跡罕至,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監管難,或是一些監管盲點。一些不守誠信的人恰恰是利用大山的遮擋,以及勘查區遠離人煙的特點,惡意進行鑽探造假,用瞞天過海的手法欺騙業主。

 

據一位深受鑽探造假之害的公司負責人介紹,這些人打的是鑽探的名義,實際幹的卻是蒙混欺騙的事情。他們甚至不惜采用各種詐騙手段,可謂無所不用其極。這樣的鑽探隊雖然僅是少數,但是危害極大,破壞了整個地質勘查市場的誠信交易環境。

 

造假手段策略不斷翻新

 

打鑽,並不是一項簡單的力氣活兒,而是一個有著很高技術含量的專業。全國許多地質高等院校都設置有探工係,還走出來過一批中國工程院院士。

 

據業內人士介紹,一家業內知名、信譽很好的地質隊自有鑽機數量也不過20多台,其他的鑽機全部是外協單位所有。並且,這些外協單位的鑽探工作全部被納入該地質隊規範管理。而一般的地質隊通常也就隻有幾台鑽機。

 

據一家新疆礦業公司負責人介紹,在一些地質鑽探造假窩點,一個村就能有數百台鑽機,一個縣更是有多達萬餘台鑽機。他們之中,有些人是剛剛放下鋤頭,就直接拿起了鑽機,且這裏麵多數是當地的農民。

 

業內資深人士指出,這萬餘台鑽機是什麽概念,相當於可以承接全國80%以上的鑽探工程。沒有專業技術,怎麽可能打好鑽孔?怎麽可能勘查出真實的地質情況?這樣的鑽機和從業人員的數量,都不是一個能讓人振奮的數字,而是足以令人憂心忡忡,甚至感到後怕。

 

說起鑽探造假,中國礦業聯合會高級資政劉益康義憤填膺。因為像他這樣的專業人士都不免深受鑽探造假之害,就更別說沒有地質專業背景的投資者們了。為此,他還係統地梳理出了各個環節的造假手段。

 

從近年來媒體曝光的事件看,除去因技術素質不高、責任心不強、人員資金不足和管理不到位等造成的地質工作質量下降問題,僅礦產勘查故意或惡意造假的例子,就有以下幾方麵情況——

 

假項目:張冠李戴,換個名稱,挪挪坐標,文字部分用電腦粘來貼去,又是一個項目。

 

假異常:核實分散流異常,隨機抽一條溝重采樣,對圖找不到油漆寫的采樣點,分散去找,陪同者在叢林後突然高喊找到了,在這裏。仔細觀察,紅油漆鮮亮潮濕,是剛寫上去的。

 

假槽探:在檢查一個見礦不錯的槽探時,爬上山,GPS定位之後,舉目四顧,青青的一片草地,卻從未動過土。

 

假鑽孔:礦帶很長,隻打了3個孔,品位厚度都不錯,礦帶的找礦潛力給人以豐富的想象空間,甚至想讚歎一聲“好項目啊”。立項的評審專家大加讚許,簽字畫押,後來發現該礦區已打過20個孔,白眼和礦化孔已從圖上抹掉,既有抹鑽孔術,也有畫鑽孔術。

 

假樣品:有一台鑽機,在一個品位厚度都不錯的民營小礦上的同一位置不停地打鑽,收集岩芯,給小礦主付了一筆數目可觀的錢後,可以將岩芯帶走,再賣給同一成礦帶、同一礦床類型正在勘查的探礦權人。這些探礦權人再在自己正在轟鳴的鑽機旁,慷慨地請探礦權的買主采點他們的岩芯,自己去化驗。

 

假品位:在一個砂金勘查現場,砂鑽取上來的樣品放在樣桶中,神秘人物用兩個手指往桶裏輕輕一撚,放點“精料”, 旋即悄然離去,淘樣工才開始淘洗。

 

假礦體:南方某省,礦業權人聲稱擁有大型金礦,圖件上是一個石英脈型金礦,幾千米長的礦脈,個個槽探見礦,品位厚度非常穩定。由於地質知識欠缺,圖上造礦的造假水平尚屬初級階段,人造大礦體露出了“狐狸尾巴”。

 

假厚度:改改原始編錄即可,在電腦上敲敲鼠標就可以搞定。

 

假長度:本不該連的礦體,大筆一揮,連接起來,一個長長的礦體就誕生了。

 

假圖件:圖件一攤,又是一個新發現的礦床,激動之餘,忽然覺得這張圖非常之麵熟,好像在哪裏見過。為什麽這個礦從甲地搬家到了乙地?張家莊礦區變成了李家莊礦區?

 

假報告:有了前麵的係列作假,地質資料的造假、失真,描述探礦權價值的地質報告自然也不可能是真實的。

 

除了數字造假,在實際操作中勘探造假的源頭是鑽探造假,這也是勘探造假的初級階段。一些沒有地質勘查資質的鑽探隊,也就是草台班子,為了攬工程,獲取高額利潤,將人員臨時拚湊在一起,到處打“遊擊戰”,組織非常鬆散。這些人從一開始就沒有安心打鑽,帶上自己的鑽機設備隻是做個樣子,或是用取樣機現場地表自製加工岩礦芯,代替鑽孔深部實際岩礦芯。更有甚者用異地購買(或偷盜)的岩礦芯代替實際交付的岩礦芯,偽造工程量(鑽探進尺)。

 

鑽探造假者自知所作所為總有一天會被揭穿,甚至有了一套自己的應對策略。當被揭穿後,他們通常一臉愁苦地對甲方單位說:“九遊會手機版是農民,不太會打鑽,打的不合格,但你們也見到礦了,能不能給九遊會手機版結算時少扣點錢。”造假者一邊打“悲情牌”,一邊開始拉攏甲方驗收人員,表示願意多結算一點給驗收人員。如果甲方驗收人員想著反正也已經見到礦了,公司不會吃虧,自己多拿點錢也就心安理得了,那麽就大錯特錯了。這其實是造假者一步步設下的圈套,甲方驗收人員見到的所謂“礦”其實也是假的。如果造假者這一招也被揭穿,造假者則會開始依靠當地老鄉的關係,想方設法尋找保護傘,通過歪曲事實的方式,尋找一些退休的官員幫他們擺平各種關係。

 

造假者因為經常被人告到法院,所以在長期打官司的過程中,也積累了一些逃避責任的經驗,知道一旦承認了造假事實就意味著坐牢,所以即使全部證據擺在眼前,也死不承認造假。耍賴,成為了他們的最後一招。有時,一些勘查現場雖然還沒有打鑽,卻有了岩芯,造假意圖非常明顯,但即使報案了,如果沒有抓到正在造假的證據。公安人員抓了這些人48小時之後,也隻能放人。

 

此外,一些造假者還聘請律師,專門替他們打這類官司,同時研究造假所涉及的相關法律。這些造假者更善於鑽法律漏洞,會采取多種手段規避法律責任,因此打擊這些人鑽探造假的難度更大。比如,3個人組成造假團夥,以其中一個人的名義注冊公司,以這個公司為外殼,3個人一起進行鑽探造假。東窗事發後,這個公司會被有關部門清查關閉。關閉之後,這3個人再依次分別用另外一個人的名字注冊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進行鑽探造假。即使這3個人使用自己名字注冊的公司全部被查封了,他們還可以再用七大姑、八大姨的名字代為注冊,進行新一輪造假。根據承攬工程量,這些人既能臨時組團,又能各自單幹,或再牽頭組成新的造假團夥,像蟑螂一樣,繁殖力極強。來來去去就是這些人造假,雖然是少數,但對勘查市場卻造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抹黑了真正鑽探工作者的形象。

 

造假行為嚴重擾亂勘查市場

 

前些年在礦業權市場上,礦業權的升值刺激著業主投資礦業的熱情,同時也讓一些人在利益麵前不惜鋌而走險。這些人沒有相應的資質,更沒有專業技術和設備,但冒充地質勘查工作人員,也做起了勘查,挖空心思出儲量,甚至為了達到預定目標直接造假勘探。這從根本上違背了找礦的初衷。

 

提起造假者,一家深受其害的礦業公司的老總是恨之入骨。這位老總說,自己已經花費了巨額資金,比任何人都希望找到礦,找到好礦,最不願意看到的是本來以為很好的鑽孔結果是一堆廢孔。但當他在井台上看到鑽探造假的全部證據時,似乎明白了一切。自己再次驗證了打過的鑽孔,結果證明這些鑽孔一文不值,與造假鑽探隊所說的截然不同。

 

這家礦業公司的負責人說,由於鑽探造假,造成直接經濟損失達5000多萬元。如果再加上修路、硐探等費用,間接經濟損失高達數億元。而且,這嚴重誤導了公司找礦勘查的方向,耽誤勘探工作3年之久,使公司錯過了前幾年礦業的高潮期、錯過了探礦權交易的黃金期。

 

據他們了解,2010年起,這夥冒牌的鑽探隊在新疆,尤其是南疆的喀什、克州、和田、巴州、阿克蘇、吐魯番等地區承攬施工了很多鑽探工程,全國多個省份都有其鑽探工程,並且他們的造假手段開始呈現出職業化特點。他們的鑽探造假嚴重擾亂了礦業市場秩序,給整個新疆地區的地質勘查和礦業開發帶來了巨大的風險,嚴重損害了當地的經濟發展,給社會帶來了嚴重的不穩定因素,使不少投資者對在新疆投資礦業產生擔憂。

 

劉益康認為,用了造假的勘查資料,這就像一顆未引爆的炸彈。當豎井下去、坑道到位時,它才會爆炸,使上億元的礦權不能達產,采不出礦來。這樣的損失是巨大的,而且這種行為明顯是一種欺騙行為。

 

為獲取暴利,一些冒牌鑽探隊伍更是形成了造假產業鏈,並且各環節分工明確。其中,一些人在外麵靠壓低價格惡意競標,掛靠有資質的單位虛假競標,以低廉的價格競標承攬鑽探工程,攬到工程後,再臨時拚湊施工隊伍。這些人的組合不固定,既沒有管理經驗,也沒有技術骨幹力量,所承攬的鑽探工程基本上也都是靠造假蒙騙獲取暴利。

 

據了解,這些人常年流竄到各省區造假,一些深受其害的省區早就對他們下了驅逐封殺令。青海省甚至為了驅逐這些造假者,曾專門下發紅頭文件。但是,這些造假者改頭換麵之後,繼續弄虛作假,坑害礦山企業。他們的流竄性也增加了打擊治理的難度。

 

還有一些造假者不僅在國內造假,甚至還跑到國外造假。2011年6月,在加拿大多倫多交易所(簡稱多交所)上市的一家中國公司被曝出造假醜聞。麵臨信任危機的不僅是該公司,受其連累的還有在多交所上市的其他中國企業。所有在多交所上市的中國企業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加拿大當地監管部門更為嚴格的調查。這件事帶來的直接影響是多交所對亞洲新興國家礦業公司的上市實施了更為嚴格的審查,尤其對中國礦業公司的審核堪稱“苛刻”。這件事對中國企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此後3年,加拿大多交所再也沒有批準任何一家中國公司上市,中國公司在多交所的上市整整擱淺了3年之久。

 

劉益康認為,數據資料的真實性是商業性礦產勘查的核心問題。現在商業性勘查市場上的一些礦產勘查資料失真、缺乏代表性,已經不是技術問題,而是故意造假。虛假勘查數據將會攪亂市場,嚴重損害投資者的利益,並將對商業性礦產勘查市場造成致命的損害。探礦權的價值取決於探礦權區內埋藏在地下的有經濟價值的礦床。在沒有開采之前,它的價值隻反映在勘查數據上。礦產勘查是高風險、高回報的產業,為了追求高額利潤,一些不法之徒走上了另一條高風險、高回報之路:對勘查數據造假,誇大或捏造出一個礦來。由於礦產勘查數據是隱蔽的,是非常專業的,職業道德淪喪、監控缺位可能給了這些不法之徒可乘之機。如果任由勘查造假肆意泛濫,勘查工作將是劣質企業驅逐優秀企業,對誠實的地勘企業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最終會損害我國勘查業的公信力,損害勘查業的健康發展,進而損傷投資界對勘查的信心,影響勘查業及礦業的健康發展。

 

地質勘探是良心工程

 

大多數體製內的正規地質隊都是質量過硬的,很多民營企業好不容易通過評審資質,也不會為了作假丟掉自己的資質。隻有少數鑽探工作者,才會毫無顧忌地進行鑽探造假。

 

地質工作是一項嚴謹的工作,必須將理論和實踐高度契合,秉承踏踏實實、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並且需要依據科學的方法,循序漸進地開展勘探工作。如果僅僅為了眼前的利益進行造假,這就不僅僅是勘探技術的問題了,而是犯罪,將導致大量勘查資金的浪費,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

 

在這方麵,他們應該向老一輩地質工作者學習敬業精神。原地質礦產部部長朱訓前不久到他曾經做過地質工作的德興銅礦考察時,曾專門詢問了該礦開發情況是否與地質報告相符,礦方的回答是完全相符,正是因為有了優質地質報告的指導,才使德興銅礦成為亞洲第一銅礦。可見一份優質地質報告對後續礦產開發的作用是多麽重要。而當今的技術裝備條件與那個年代已不可同日而語,應該能夠提供質量更優、可靠程度更高的勘探報告。

 

劉益康認為,由於礦產勘查的探索性,對一塊探礦權的找礦前景和價值可以有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評價和認識,但描述探礦權的數據資料必須是真實的、有代表性的。

 

對此,中國礦業聯合會常務副會長王家華表示,地質工作就是一個良心工程,從頭到尾所有的環節都有可能造假,而且現在的造假手段花樣繁多、防不勝防。雖然現在的規章製度都已經很健全了,但對造假者懲戒力度還不夠大,造假成本太低,以致勘探造假屢禁不止。如果發現造假後,有關部門讓造假者付出高額成本,後者才不敢再造假。國外的做法是第三方監督,而我國是地質隊自己打鑽,自己化驗,自己出報告,全是自己進行。同是在一個地質隊下的監控機製,與國外相比,有體製上的欠缺。國外的地質勘探有合作人,還有第三方監督,所有的鑽孔都有第三方監督和獨立勘查地質學家或注冊地質師簽字,所以就不太敢造假。即便如此,國外也有造假的情況。隻是一旦發現,造假者將永遠被清除出隊伍,所付出的成本也非常高:第一要麵臨刑罰,第二要永遠被清除出行業。相比,我國造假犯罪成本太低。

 

勘探造假的本質是誠信的喪失。值得欣慰的是,業內一些礦業公司雖然深受其害,但正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樹立誠信的豐碑。一家新疆礦業公司在知道了虛假鑽孔之後,沒有“擊鼓傳花”,把虛假鑽孔再轉給下一家,而是頂住了巨大的壓力,全部報廢了造假者這幾年來為其所打的60多個鑽孔。雖然損失巨大,但該公司在業內也樹起了誠信的口碑。

 

統一協調嚴打勘探造假

 

2014年4月,新疆一家礦業公司向國土資源部、新疆國土資源廳、山東省國土資源廳舉報了山東省莒縣籍、沂南籍民營鑽探施工隊弄虛作假的情況,新疆國土資源廳下發文件,要求喀什地區國土資源局、和田地區國土資源局對鑽探造假事件進行現場調查,清退相關造假施工單位,進一步提高鑽探施工準入門檻,對沒有資質的施工單位嚴禁其進入該行業。

 

現在,深受鑽探造假之害的一些單位和個人開始用法律武器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並采取了一些積極措施:對造假者所做的鑽探工作全麵複查,已經結束並結清了錢款的鑽孔一旦發現是假的,一是立即向公安部門報案;二是向法院起訴;三是向主管部門舉報造假者,而且是向雙方所在的省市國土資源廳(局)和國土資源部同時舉報;四是呼籲大家聯合起來,一起清除這些害群之馬。

 

針對造假,新中國第一任礦管局局長郭振西認為,一是要製定更為嚴格的規章製度,加強法製建設;二是要加強教育,鼓勵講誠信,堅決反對弄虛作假。同時,打假也要狠打個別反麵典型,通過嚴打行業造假“專業戶”,起到震懾作用。

 

一些業內人士認為,應該用良好的製度來規範地質工作。目前,礦業形勢嚴峻,地質找礦突破進入攻堅破難階段,九遊會手機版更要嚴防地質勘探造假的發生。劉益康針對勘查造假提出了以下幾條建議——

 

第一,建立技術標準規範至上的法規。在Bre-X世紀黃金勘探騙案後,加拿大痛定思痛,安排加拿大證券管理委員會於2001年製定了NI43-101信息披露規範,規定了人員資質、權利義務、信息披露方式,並將這些上升到了法律高度。執行各類技術標準規範,必須在NI43-101下行事,違者違法。我國應效法,對勘查造假者建立起法律威懾。

 

第二,建立獨立勘查地質學家製度。獨立勘查地質學家或稱注冊地質師是知識、經驗、體能都合格的野外礦產勘查地質學家,是一種獨立的執業資格。他們的職責之一就是確認勘查地質資料的真實性和代表性,並對其負終身法律責任。相比這種方式,專家集體評審製度責權利體係不清,已不適應市場經濟條件下商業性礦產勘查的實際。

 

第三,建立行業自律和黑名單製度,發揮行業協會自律作用。造假者進入黑名單後,不能再從事地質勘查業務。在過渡期,一旦發現造假行為立即吊銷單位勘查資質,不能讓造假者占便宜,必須使他們付出代價,才能遏製當前勘查造假的勢頭,摘掉定時炸彈的引信。

 

良好的礦業市場秩序和公平的投資環境,是礦業開發的根本保證。為了保護廣大礦山企業的合法權益,確保礦業勘查開發秩序,一些礦業公司負責人均表示,一是希望國土資源部從行業管理角度,在全國範圍內全麵取締和封殺造假的地質隊伍。二是希望嚴格行業準入製度,對於存在造假行為的有資質鑽探隊伍吊銷其鑽探資質;對於不具備鑽探資質的單位不準其從事鑽探施工,並予以取締;凡是由無資質單位施工的鑽探工程,不得作為儲量計算和報告評審的依據。三是希望在網絡、報刊等媒體上通報弄虛作假的鑽探施工單位,防止和杜絕這類鑽探施工隊伍再禍害他人,確保我國礦業健康、穩定、可持續發展。四是希望政府部門加大追討造假勘探所造成的經濟損失。五是希望全國各礦業公司全麵清查造假鑽探隊伍施工過的鑽探工程,及時製止進一步的作假行為,清退造假鑽探隊伍,避免造成更大的損失。

 

針對地質資料虛誇、勘查數據造假的問題,早在2010年10月28日,北京國際礦業權交易所(簡稱北礦所)就建立了礦業權交易獨立專家評價機製,特別向獨立專家委員會委員頒發了聘書。這標誌著全國首個礦業權交易獨立專家評價體係已現雛形。

 

北礦所率先建立的獨立專家評價體係——北礦所獨立專家委員會的成員來自地質勘查、工程地質、采選礦、水文地質、資源經濟、礦業法律服務等多個領域。各位委員獨立於交易雙方,以客觀、公正的中立身份嚴格審核礦業項目的各項指標,做出個人獨立的評價和判斷,對項目進行市場價值概略性評估,為礦業權項目交易各方提供技術和市場方麵的參考性建議。這有助於保障礦業投資人的合法權益,進一步規範礦業權交易,並有利於建立公平、誠信的礦業權交易市場。

 

目前,一些省的國土資源廳已經采取切實行動。新疆國土資源廳和新疆礦聯正準備建立準入機製,進行資質備案,隻有拿到資質備案的企業,才有權進行勘探,才能開展探礦工程。

 

還有業內人士建議,徹底根除勘探造假現象需要協調國家各部門、各省市的力量,從法律保障、行業準入,各級質量關口等各個環節嚴防,並使其確實具有可操作性。隻有各部門、各地區統一行動,才能構建強大的勘探安全網。這項工作需要政府部門協調、各省廳落實抓起來,開個聯席會,討論具體怎樣分工、進入市場的儲量怎樣才能獲得認可、參加儲量計量是否能以走向市場來考量。此外,他們還需進行備案登記,而且不是隻備個名字,還要繳納質量保證金,相當於押金,當出現勘探造假問題時,不僅要撤銷資質,還可直接用保證金進行賠付;然後再製定一些更細的措施,嚴格準入製度。

 

另有一些業內人士建議,成立全國地質勘查工程質量監督機構,對地質勘查工程質量,尤其是鑽探工程質量進行質量監督,對地質勘查質量問題進行仲裁,為司法解決地質勘查工程質量糾紛提供質量鑒定依據。